竹夭习习

偶然乘兴,给自己弄了个二次人设/嘻嘻

元素很多的样子……因为放开胆子把自己喜欢的好几样都凑在里面了。

当然是美化为主,但也有一些不完美小细节保留下来。


至于这东西有啥用。。不在画时的考虑范围内。

妈妈总是听不到我说话

妈妈总是听不到我说话。

有时候她说我声音太小,

有时候她一言不发。


比如现在,

玻璃墙那边厨房的灯开着,

电视里蓝色的新闻联播响着,

你坐在L型沙发的角窝,

低着头看着手机。


我从对面的房间里,

喊,“妈”

你不应;再喊一声

不应。


我沉默地也拿出手机,打字。

门外传来的声响,有爸爸清嗓子的声音;

我猜你听见了,

跑到客厅,只见你摘了耳机,面朝门起了立。

走到门前,只听你笑着嘱咐我

先问一问来者何人。


我开了门,放你与你的泡面相见,

忍不住问你,是否听见我的呼喊;

——你说什么?

你还是听不清。

我有些愤怒地重喊,

强调了之前的音量,

理直气壮,因为这证据确凿。


而你的答案否定得平淡,

我的证据

瞬间

失去意义。

因为这是我们两个人的论局。


我还想再说什么,

但是爸妈交谈的声音已经响起,

而我,

已经忘了唤她的用意。


新闻联播播完了,

声音继续,

我终于想起来了——

但不知为何没说出口,

问她一句“电视还看吗?

我要学习了。”


妈妈总是听不到我说话。

或许随着成长,

和时代的变化,

任何交涉的开头

都不应是简单一句

“在吗?”


盛大的夜宴啊,

迷幻的灯光沙龙,

新鲜甜品的香气,

哄哄热闹的人声,

为什么将我隔在

街边的

玻璃幕房之外?

一刷印象……酒窝十分诡异所以改掉了